图为江西省萍乡市海绵规划展览馆。萍乡打造出集规划、设计、研发、产品、施工、投资、运维为一体的海绵产业集群。新华社记者 彭昭之摄

  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区,既是区域振兴和产业振兴的结合点,也是区域政策和产业政策的交汇点。20个示范区,承担着为全国老工业城市和资源型城市转型出经验、做示范的重要作用。

  三年来,示范区以高质量发展为引领,以产业结构调整和城市更新改造为重点,统筹推进营商环境优化、创新能力提升、实体经济发展、民生保障和生态修复,有效激发了城市发展活力和内生动力。

  我国现有120座老工业城市和126个地市级资源型城市,这些城市集聚了大量国有企业,但传统产业比重偏高,经济转型压力较大。如何突破老工业基地的困局?高质量发展之路该怎样走?

  2017年4月份,国家发展改革委、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自然资源部和国家开发银行五部门联合印发通知,支持12座城市(经济区)建设首批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区,鼓励这些城市积极探索符合本地实际、各具特色的产业转型升级路径和模式。2019年8月份,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示范区扩容至20个。

  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区,既是区域振兴和产业振兴的结合点,也是区域政策和产业政策的交汇点。20个示范区,承担着为全国老工业城市和资源型城市转型出经验、做示范的重要作用。

  1月9日至10日,第三届全国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区建设政策培训暨现场经验交流活动在山东淄博举行。国家发展改革委振兴司司长童章舜表示,三年来示范区以高质量发展为引领,以产业结构调整和城市更新改造为重点,统筹推进营商环境优化、创新能力提升、实体经济发展、民生保障和生态修复,有效激发了城市发展活力和内生动力。

  山东淄博,兼具老工业城市和资源型城市双重身份,是全国唯一涵盖资源枯竭城市、独立工矿区、城区老工业区三种类型的城市。2017年4月份,淄博正式列入全国首批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区。

  “传统产业不等于落后产业。”淄博市委书记江敦涛说。据了解,淄博以数字化、智能化、绿色化为主攻方向,对石化、机械、建材、纺织、医药等产业实行全链条改造。2019年共实施323项市重点技改项目,累计培育了22家智慧工厂、135个智能车间,“上云”企业突破6000家,省级以上瞪羚企业、隐形冠军和“专精特新”企业达到352家。

  以新华制药为例。作为新中国第一家化学合成制药企业,近年来新华制药始终把拉长产业链、提升价值链作为转型升级的主攻方向。最新建设的高端新医药制剂产业化项目,一期工程已建成投产,二期工程预计于2021年6月份建成投产。“全部项目建成达产后,预计将增加销售收入50亿元,新增利税8亿元,力争再造一个新华制药。”新华制药董事长张代铭说。

  在亚洲规模最大的氟硅材料生产基地东岳集团,董事长张建宏告诉记者,东岳充分利用国家重点实验室和强大的研发体系,将科技创新的着力点放在高端国产化替代和传统材料替代“两个替代”上,以聚四氟乙烯、聚偏氟乙烯为代表的30多种高端氟硅材料成功实现了“中国造”,将国外同类制冷剂在中国的市场份额降低到不足5%,新品车厢耐磨板材料替代国外产品用于高铁“复兴号”。

  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既要有除旧布新的智慧,更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湖南株洲全面完成清水塘国家老工业区企业关停并转,在1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完成了261家重化工企业的退出,同时大手笔规划建设清水塘生态科技新城,全面推动新城基础建设、生态修复和产业重塑。

  在北京京西,门头沟区近年来先后关闭了区属全部270家乡镇煤矿,500多家非煤矿山、砂石厂。2019年,门头沟区最后一家煤矿实现关停,结束了北京千年采煤史。

  在湖北黄石,该市深入开展“机器换人、设备换芯、生产换线个技改项目建设,推动传统产业向“微笑曲线”两端延伸。

  在山西长治,通过积极探索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新路径,长治逐步实现煤炭深加工由燃料变原料、由“按吨卖”变“论克卖”、由“黑”变“白”的三个转变。

  作为引领淄博高质量发展的“芯”动能,集MEMS(微型机电系统)研发、试验、检测、生产、办公、展示与交易于一体的MEMS产业园区目前已入驻57家重点企业,聚集了包括4名院士、7名“千人计划”专家等54名国内外高层次人才。

  淄博MEMS产业园所在的四宝山区域,从上世纪50年代起便是淄博建材石料、水泥和碳酸钙原料的重要产区,在助力城市发展的同时,也造成了资源浪费、山体破碎、大气污染、水土流失等严重的生态环境问题。如今,彻底治理后的四宝山不仅变成了居民休闲的郊野公园,也为新兴产业布局开辟了新空间。

  一个地方、一家企业,要突破发展瓶颈、解决深层次矛盾和问题,根本出路在于创新。近年来,淄博市将“创新绿色、功能转换优存量”与“着眼未来、高端引领扩增量”两篇文章一起做,着力培育壮大新材料、新医药、智能装备制造、电子信息“四强”产业新动能。2019年,“四强”产业增速高出全市规上工业3.2个百分点,增加值占到规上工业的41%。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张庆杰认为,创新能力、新兴产业培育和传统产业转型快慢、对外开放程度高低,成为决定结构转换和增长质量的主要因素。

  江西萍乡紧紧抓住沿海地区产业升级带来的先进制造业梯度转移机遇,结合萍乡产业基础和发展方向,聚焦新一代电子信息、装备制造、节能环保、食品医药、海绵产业等产业集群,精准开展产业链招商。吉林长春以长光卫星、进取空间小火箭为代表的航空航天制造产业正在发展壮大;重庆重点发展智能终端、集成电路、新材料、生物医药、数字创意等14个战略性新兴产业,近三年全市规模以上工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平均增速超过17%。

  “治好一条河,带活一座城”,淄博市民喜欢用这句话来形容孝妇河的改变。这条被淄博人称作“母亲河”的河流,因中上游排放污染,许多河段一度成为黑臭水体。近年来,淄博市先后投资100多亿元,实施了污染点源治理、城镇污水处理及管网配套、人工湿地和河道生态修复、水资源循环利用、环境安全防控等6大类工程,河水清澈、鳞潜羽翔的美景再现。

  江西萍乡则把海绵城市建设作为加快城镇化步伐的重要抓手,实现了城市“小雨不积水、大雨不内涝、水体不黑臭、热岛有缓解”的建设目标,城市面貌全面改善,有力促进了经济结构调整和城市转型升级。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江苏徐州采用农田整理、沉陷区复垦、湿地景观开发等方式,对近5万亩采煤沉陷区实施生态修复。截至2019年10月份,潘安湖生态修复工程接待游客突破500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增长50%。四川自贡把文旅融合作为推动老工业城市振兴发展的引爆点,着力打造“盐、龙、灯、食”等名片。2019年接待游客4700万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438亿元,同比增长12%。

  生态环境在优化,营商环境也在加速形成“新生态”。在辽宁大连,“一网、一门、一次”改革全面推进,企业开办时间压缩至3个工作日以内,企业登记时间精确压缩至12小时以内,社会投资类项目审批不超过65个工作日。河南洛阳在全省率先推行企业投资负面清单,清理规范了102项行政事业性收费和经营服务性收费项目,全年降低企业成本30亿元以上。

  “2019年,20个示范区主动作为、真抓实干,推动示范区建设取得积极进展。”童章舜说,在肯定经验的同时,也要清醒地认识到,对标高质量发展要求,示范区建设还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有关部门将结合“十四五”规划,研究新时代支持示范区建设的政策措施。进一步突出奖惩激励,将示范区建设与各项激励政策紧密结合;进一步聚焦规范管理,充分发挥中央预算内资金的引导带动作用;进一步围绕产业转型和城市更新,细化落实示范区建设各项重点任务。